前一陣子有些信念在重新的做調整,甚至混亂的思緒也不斷浮現。原本良好的靈感品質與工作熱情瞬間被崩解,心中的寧靜也在肢解與溶化。老實說我開始害怕,開始想逃回那個原本的舒適圈裡,躲回自以為安全的框架之中。

 

我以為這是可行的。

 

只要我打開電腦,寫封信寄出去,就可以回到舒適圈裡頭了──我清楚的知道。

 

然而,每當我決定著要做這個動作時,我的心卻總是莫名的沮喪,手指頭怎樣都提不起勁按下鍵盤寫下這封信。心裡頭那個聲音輕柔到不行的大我說:【你當然可以回到這個舒適圈,對你來說那裡是具有安全感的。然而回到這個舒適圈尤如將你自己關入一個透明的盒子裡,在這個盒子裡雖然還能夠看見外面世界的美麗與繽紛,你的手與腳卻不再能自由伸展與活躍。】

 

多麼可惜阿~我想著。

 

即便知道有這樣的感覺,混亂的思緒還是不間斷,因為不回頭我就更沒有安全感了。這時我又發現,怎麼打坐與冥想好像都幫不了我了呢?我於是又想著有誰可以給我指引,然而卻猛然發現我認為可以協助我的朋友好像都不太有時間理我,也或許是自己也很「更」,於是需要幫助的話總是無法如實說出口。

 

這個向下沉潛的感覺持續了好一陣子,真的有好一陣子了。

 

我還是持續著每天的打坐與冥想;儘管煩燥不安還是逼著自己拿起書來讀。

 

直到有一天,一早醒來,聽到了一句話。是我的大我對我說的。這次祂的聲音不再輕柔,祂堅定的對我說了一句話。

 

從那一刻起,我好像又開始懂得呼吸了。好像又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價值與意義。我開始正視自己存在的目的,也感謝老天爺用這樣的方式教導我記得自己是誰這件事。開展自己的視野;伸展自己的手與腳;開拓自己的才能;這林林總總便是教導我知道自己到底是誰。

 

而當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存在價值與意義,一切的熱情與溫度就如同春天迎接夏日一樣的持續增溫。

 

只是這次。。。多了點不一樣的品質。

 

在這自我探索之旅當中,大部分的時間我其實是感到孤寂的。因為其實真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幫我,能為自己下決定要往前或往回頭走,都得是我自己的決定。然而孤寂卻也生出我的勇氣與耐心這二項較高品質。

 

我喜歡孤獨,孤獨是真正美麗的、乾淨和安靜的。

我什也別想占有,什麼也占有不了,物質我占有不了,名聲我占有不了,

繁華我占有不了,人類我占有不了,我的身體我占有不了,記憶我占有不了。

我只能將我在人世的旅程做較精采的安排,並為自己的靈魂質地尋求較美的表現形式。

向內,勒緊孤獨的皮帶,讓它結實,向去除小腹上多餘的肌肉,我得擁有相當結實的孤獨。──秋妙津《日記》

 

清晨一個人打坐時的孤寂生出了寂靜。

夜晚一個人冥想入睡時的孤單也生出了信心。

 

在這樣的狀態裡,會發現另一種不曾有的純粹品質。那是一種只有一個人時才安享得到的品質。並且藉由這樣的品質,自己會被精粹且揚升。

 

我是誰?在這過程中好比是可愛的毛毛虫脫繭而出一般終於變成一隻彩蝶。然而彩蝶並沒有比毛毛虫美麗,都是同樣的質地,只是變得較為精粹與扎實。

 

    全站熱搜

    Sally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