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光的課程」情緒感受體裡的課文提到:「知識不是智慧,但知識是一個使我們識別與抉擇的工具。知識的理念可以是正確的,也可以是不正確的。因為知識來自於人類的經驗與探索,而智慧則是一種由內啟發出來對精神的領悟。」

 

還記得那天在與好友Robert聊到這段課文時,正好是日本大地震的新聞播出沒有多久,他提到前不久看到一個節目在訪問一位星象專家,這位專家說到11是個毀滅數字。我聽了楞了一下,因為我們都在修光的課程,所以知道11這個數字在課本裡頭表達的是「rebirth」,也就是「重生」之意。

 

其實我相信這位專家的專業能力,然而要能做到識別辨認出真理的真正意涵,真的是不簡單的功夫。就如同「重生」與「毀滅」這二個詞意思相近,然而感受上卻是天差地遠。一個是給予人希望,讓我們相信事情的發生總是有它完美與神聖的秩序,並且對於未來有著更加明亮的清明感受;而另一種解釋則是帶有莫大恐懼,對未知的災難帶有著無名的擔憂與恐慌。

 

同樣是更高存有的訊息傳遞,然而若加上了我們自身的情緒反應又或者是我們對精神的領悟還不夠的話,可能就會出現這樣的誤解。

 

在我讀「光的課程」的課文時,上師的訊息總是優美與正向,並且時常強調釋放、清理、淨化等等的重要性。隨著不斷的釋放、清理與淨化,我開始更能夠了解什麼叫做使視野清明與用更客觀的角度來詮釋生活中的發生要帶給我們的課題。

 

當中也穿插一個好玩的笑話與大家分享。這是昨天參加杜恆芬女士的研討會時聽到的。

We do chicken right. 如果翻成中文的話你會怎麼翻?

「我們做雞有理」

「我們坐在雞的右邊」

「我們只做雞的右半邊」

「我們要伸張雞權」

「我們叫雞有理」….

 

結果是聽說共有超過20種翻譯,沒有一個是對的。其實這是一個肯德雞廣告的slogan,這句話其實是被翻成『烹雞專家』。

 

這讓我思索著,如果一句英翻中都可以翻成這麼多樣且意思還有可能天差地遠的話,那麼在接收更高存有訊息時的人們在轉譯上師訊息時,真的要更加的留意與淨化自身管道。這也是光的課程裡不斷強調,要淨化與清理阿~~

 

另外,在與Robert聊天的時候他也提到懂得識別是一件事,然而因為識別而去批判他人又是另一回事,我很認同他的說法。我們有時候會因為自己懂得識別,而會不小心起了驕傲之心。一個不留神就落入了自己比較厲害的框框裡。「批判與識別是一線之隔」,當我們做到識別時,還要懂得柔軟並且不帶批判,這就要有大智慧了。

 

我承認我自己也還在修行的階段,心中也還是會浮出批判的想法,而我現在不斷訓練自己在做的,就是先「守口」,再來就是「回頭問問自己在批判自己什麼」。

 

「守口」:守住這個想要說出批判話語的嘴巴(其實我以前真是個大嘴吧,看到什麼說什麼都不經過腦子的),真的有想要批評的,先忍住,放在嘴裡去咀嚼這些話語一番,問問自己這些話是不是鋒利,會不會刺傷人、會不會淪落為和別人一起批評人然後以為自己或自己這一群人比較崇高、說出來的話是真理是助人還是

 

「回頭問問自己在批判自己什麼」:人人都是我的一面鏡子,所以當我想要批判別人的同時,也等於是我看見了自己還有可以再進一步療癒自己的空間。於是,詢問自己在批判什麼樣的內容,就等於是看見自己更深層可以療癒的地方。永遠回到自己的身上,是不變的道理。

 

不論在與朋友家人的對談聊天、或者是在做個案諮詢,如果要協助自己或他人明心見性,必不會是陪同朋友家人或個案道他人長短,而是回歸到自身身上,看看是自己因著什麼原因吸引了這樣的事件發生在自己的生命裡。去做這部分的探索是我個人覺得是很重要的。

 

舉個例子來說明可能比較明白。前一陣子有位在公司裡已經是主管級的好友被裁員了,她訴苦的說著公司裡的明爭暗鬥,她說她總是為了公司著想,但到頭來卻落得一場空,她說著,我也用心的聽著。

 

在我傾聽的同時,有時也很想隨著她的思緒共舞,陪著她數落她老板的不是,因為這位朋友真的是很用心在職場上阿!然而我心裡卻也清楚的知道,這麼一來我只是與她的較低自我(即小我)呼應,如果她問我的意見,我要說的應當是神要帶給她的溫暖話語或者分享光的課程;如果她不問只是想紓解發泄,那我就好好傾聽並且學習著不帶評斷中立的回應即可。

 

於是,我也藉由這個事件回到自己身上,這讓我也發現到是神要我用這樣的方式來經驗「識別」,學習中立。

 

後記:

這對我來說是一篇很大的主題,放在心中許久一直想表達出來,但不知怎麼地總覺得自己的火候還不夠完整呈現這個主題。即使到現在,還是這麼覺得。然而我終於還是忍不住的把自己的一些淺見寫下來,也望各位大大不吝賜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lly484348 的頭像
sally484348

擅長「靈魂溝通」個案解讀; 靈魂系列工作坊帶領

sally48434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